上新观察网读昌平《新观察》报,崇尚科学,反对邪教,关爱生命!     
您当前的位置:新观察 > 热点图文 > 防邪教育 > 列表

谁来弥补我二十多年的错付

来源: 中国反邪教网     编辑:新观察小编     时间: 2022-03-29 13:29:26     预览:
  【写在前面的话】萍姨是我在社区做帮教志愿者时的帮教对象,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粤北山区一个矿场下岗工人。因为儿子告知今年(2022年)不回家过年,萍姨心里堵得慌,前几天给我来电话。我宽慰了她几句,鼓励她给自己和孩子一些时间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听得出来,她还是有点失望。征得她同意,我把她的故事记录下来,以警醒更多仍迷失在邪教路上的人们。以下是萍姨的口述。
 
  临近春节,接到儿子的电话,说今年春节不回家了,缘由没有细说。我已经两年没见到孙子了,特别想他。可是我又没有资格要求儿子为了满足我做些什么,因为是我犯错在先。我们母子之间的隔阂很远很远,就算他不肯原谅我,也是我此生必须承受的痛苦。那曾经错付的二十三年,我欠儿子太多太多。
 
  我原本也有过一个完整的三口之家,自我开始练习“法沦功”后,这个家就散了。
 
  1996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听朋友说练“法沦功”如何如何好,那时我与孩子爸爸感情正处于破裂边缘,心情低落,身体不佳,出于好奇就去练功点看了看。在公园,一个热心人向我介绍了“法沦功”。我从小对佛教有兴趣,便问他这是不是佛教,他说佛教只是这个法门的一个分支,建议我买书和录像带回去看看。我买了《转法轮》、录音录像等学习资料,因为要上班没时间看书,就挤时间听录音。录音中,LHZ说“真善忍”是宇宙最高特性,修炼人不会得病,他还鼓吹有无数的法身保护弟子不出偏差……我听了热血沸腾,以为自己找到正法,经常动员身边亲戚朋友练,他们试了试,觉得没多大用处就都放弃了,而我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。我自以为,相形之下,我的“精进”和他们的“无感”形成鲜明对比,这使我更加笃信这个“法”也不是谁都能结缘的,我是“修炼人”,他们“常人”情执太重。
 
  自从信了“法沦功”,我对家庭慢慢变得冷漠。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夫妻关系在我一脚踏进“法沦功”的大门后被彻底葬送了。LHZ说要放下“名利情”,我先从放下夫妻之情开始——离婚。离异后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放在修炼“法沦功”上,对儿子也愈加淡漠,从不过问他的生活、学习,甚至连他读几年级、在哪里上学也不清楚,反正“师父”说了,一人练功全家得福,现在管不管他不要紧,地球是“垃圾站”,只要我“圆满”了,他也能“升天”。
 
  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了“法沦功”邪教组织,“法沦功”为此煽动信徒进京闹事。我为了“讲真相”,悄悄走上街头发传单,掏钱替“法沦功”卖命。我把“师父”当成了“宇宙主佛”来崇拜,心想反正家也没了,无业游民一个,边打工边修炼,有闲的时候就为“法沦功”作贡献,希望自己的精进可以得到福报。
 
  就这样我浑浑噩噩过了二十三年,孑然一身,生活孤苦伶仃,经济拮据困难。偶尔回老家看看儿子,他都躲着我,见了面也不叫“妈妈”,时间久了我也习惯了。我从来没有反省过自己信“法沦功”对不对,生活的困顿是怎么造成的,儿子形同陌路为什么。
 
  三年前在我贫病交加之时,我遇到了小兰(社区志愿者)。当时我的急性肠胃炎犯了,她及时送我到医院就诊,还帮我付了药费。她用真诚和温暖打开了我偏执冷漠的心门。当时我还想我是修炼人为什么还会得这种病,“师父”的法身不是会保护我吗?练了二十多年了怎么还会生病?为了“法沦功”我付出了能付出的一切,难道还不够精进吗?
 
  小兰循循善诱,和蔼可亲,耐心地和我一起回顾了练习“法沦功”的历程,列举身边因信了“法沦功”有病不看的例子,揭露了“法沦功”的危害及其本质,剖析我痴迷其中原因。其实那些案例我也知道,那些人我也认识,他们当中有的病亡,有的长期练功但是病一直不好,所谓“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”,以前从来没有怀疑过这是不是“法沦功”造成的,也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努力,到底得到了什么?
 
  在无可辩驳的现实面前,我慢慢能跳出原来的思维看自己,逐渐发现这二十多年,像是一场噩梦,我一直被控制在“法沦功”邪教特意设置的圈套里走不出来,正值壮年把所有的精力、时间全部奉献给了它!但它与世界上其他邪教没有差别,也是彻彻底底的邪教!它盗用了佛教的语言、歪曲了佛教的教义,打着佛教的幌子欺世盗名、毒害信众,而我却一厢情愿地以为它是佛教。
 
  真相大白之时,我内心的痛苦和酸楚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过去的世界倒塌了,但邪教在心里留下的千疮百孔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。
 
  我濒临崩溃,付诸半生,以为找到救命的寄托,实际是走向灭亡的囚笼。
 
  回看年近30岁的孩子,我竟有陌生之感。也许在他心里,我这个“妈妈”更加陌生和遥远。自从迷上“法沦功”,我一直缺席他成长的每个阶段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中学、大学的,不知道他是怎么面对“你妈是邪教痴迷者的”评判,不知道他曾有过怎样的艰难,也未体会过他的迷茫和痛苦,更无法知晓“妈妈”在他心里是一个怎样的形象。
 
  我记得他曾给我写过一封信,问我为何人家都说妈妈是坏人,是不是“法沦功”比他和爸爸还重要,他还问我什么时候回家。那时我鬼迷心窍,虽然内心也有过彷徨和触动,但是很快又被“法沦功”的那一套自我说服。现在想来他曾幼小的心灵一定承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失望和痛楚,而这些都是作为母亲的我强加给他的。一心向往“真善忍”,所为皆是“真残忍”。一个母亲因为信了邪教抛弃了自己的家庭、自己的孩子,六亲不认,众叛亲离,对抗法律,老来贫病交加,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凉和无奈?
 
  我孤身一人,拖着病痛之躯在这世间独行,愧疚和悔恨让我无法面对儿子,它太过沉重以至于我不知道怎么去解开这打了二十多年的心结。脱离邪教后,我尝试和孩子沟通,试图修复我们之间的裂痕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我发现面前这一段路很长。而孩子似乎也习惯了没有母亲的日子,我们之间似乎隔着厚厚的一堵墙,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去推倒它。
 
  我痛恨“法沦功”。没有想到1996年那一场孽缘会如此巨大改变我的人生轨迹。“法沦功”诱惑着我脱离家庭,脱离社会,逃避现实。所谓放下“名利情”实际是驱使信众隔断现实的一切去为邪教组织卖命,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,使我们丧失正常人的认知,走上不归之路。邪教从心理层面、认知层面为你播种毒草,扭曲你对世界的正常认知,阻断你和周围的连接,痴迷其中根本看不清它的本来面目。
 
  我很庆幸遇到了小兰,她和同事帮助了我,挽救了我,把我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。余生,我要珍惜剩下的时光努力弥补给孩子造成的伤害,重新学习做母亲、做奶奶。我相信浪子回头金不换,假以时日,孩子会看到我的努力和真诚。
 
  在此,强烈呼吁人们提高警惕,防范邪教。望那些还在痴迷的人们,请不要在邪路上越走越远,落得忏悔无门。
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新观察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相关阅读
新观察网推荐
新闻头条

甘肃高台县反邪教宣传教育持续发力

甘肃高台县反邪教宣传教育持续发力

今年以来,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高度重视反邪教宣传教育工作,充分利用“不忘初心..[详细]

漫画:抱不住的“佛脚”

漫画:抱不住的“佛脚”

李泉是韶关乐昌铅锌矿工人,他所在的矿场过去是数一数二待遇好的企业,可是1994..[详细]